06年,南下东莞打工,我目睹了城中村年轻美发师的灰色人生

眷恋你的温柔

接到派出所的电话的时候,我正在把最后一颗螺丝拧紧。

电话那头的人是陈小冉。

“你来保释我一下。”她用命令的口吻对我说。

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四次了。

去到警察局的时候,看到只穿着三点式的陈小冉身上披着一件大衣,冷得直跺脚。

我签了字,把她保释出来。

她坐在我租来的小电驴上,搂着我,没有说话。

我也没有说话,也没有问她究竟为什么。

我把她在她工作的理发店放下来,她走下来,就有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围了上来,七嘴八舌的问。

而她塞给我一沓钱,拍了拍我的肩膀说:“辛苦你了,真是酬劳。”

然后,她就头也不回的走了,留下一股刺鼻的香水味,几近将我溺死。

06年,南下东莞打工,我目睹了城中村年轻美发师的灰色人生

01

我认识陈小冉的时候,她还不会化妆,站在一堆浓妆艳抹的女人中间,有些格格不入。

那时候,她在一家东莞理发店工作,而理发店的位置是在一个城中村,一个大家提起来都会不约而同的露出暧昧的笑的地方。

那是06年,我刚刚来到广东东莞打工,对于这里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。

所以,那天也算是误打误撞,我走到了那里面。

“哟,帅哥,一个人?”我刚走到的时候,就有一个女人来拉我。

她穿着低胸装,化妆很艳的大红唇,身上廉价香水的味道很刺鼻。

我尴尬的把我的手从她的怀里面抽出来,问:“这里的理发店在哪里?”

我说完这句话,女人就露出一个暧昧的笑。

一开始,不理解他为什么会这么笑?

直到他把我拉进一间装有霓虹灯的洗发店之后,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。

里面的女孩子都化着浓妆,整个屋子里都是刺鼻的香水味。

她们见我过来,就一窝蜂地把我围住。

“哟,这小弟弟长得真俊,待会儿姐姐少收你点钱。”一个女人笑着说。

我尴尬地笑了笑,不知道怎么回应。

“我想理个发,只用理个平头就行,多少钱?”我问。

“只是理个发?”女人坏笑着问我。

在她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我就知道她们是做什么的了,只是现在我走,好像已经有些晚了。

我愣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“小冉,理个头发。”女人见我肯定的点了点头,脸上边收敛的笑,对着屋子里面喊。

之后,陈小冉走了出来。

那个时候,她还很小,不过二十岁的年纪。

她熟练的拿起剃头的推子和剪刀就上了手。

在这个过程中,我没有和她说一句话,想的都是怎么快速地离开这里。

她剪头剪得很麻利,而且技术也不错。

“多少钱?”我再次问她。

“二十五块。”她一边收拾着剪刀和工具,一边和我说。

我吃了一惊,居然这么便宜。

我一边掏钱给她,一边看到她的脸,虽然她没有化妆,但是已经很漂亮了。

06年,南下东莞打工,我目睹了城中村年轻美发师的灰色人生

“好了,别看了,小冉和我们可不一样。”最开始把我拉进来的那个女人抽着烟和我说。

她在向我解释。

可是好像也没有什么解释的必要。

陈小冉抿着嘴收拾完工具,说:“宋姐,你没必要和他解释的。”

说完,她看了我一眼,是赶人的意思。

我明白了她的意思也就走出了门外。

02

本来以为我和她之后并没有什么交集,直到后来,我再次听到了老罗谈起她。

老罗是风流惯的,喝多了最喜欢和我们说的就是他在花丛中的那些往事。

“我和你说那陈小冉可真是绝色……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下流的笑着。

标签:

发表评论 (已有条评论)

  • 评论列表